雅安新闻网 欢迎您!
搜 索
首页 > 本地各地

全国十大最难读地名以及各省最难读的地名你读对了吗? 旅行

更新时间:2019-06-21 08:13:39  点击数:160
来源:网络整理

  在我们中华大地的版图上,小城小镇星罗棋布,地名承载了数不尽的典籍,成为了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。有一些古老的地方绝美,可地名我们却不一定能念对。

  张目为盱,举目为眙,因为早先县城选址定在山上,远方景色纵览眼底,所以称此地为盱眙。盱眙县属于江苏省淮安市,被称为中国的“小龙虾之都”。

  盱眙是全国最早建县的县份之一,距今已有2200多年。初名为“善道”,秦始皇一统中国后改名为盱眙,一直沿用至今。这里古迹众多,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祖父的实际墓葬明祖陵,有着民间传说的八仙台都在这里。

  “邛”是指曾经生活在四川境内的一支少数民族。此外,蜀地还有邛水、邛来山等自然山川,有可能均出于邛族。

  甪直是苏州地区的古镇,当地的水港流往六个方向,所以叫做六直。相传日行一万八千里的神兽甪端到地方视察工作,经过了风光秀丽、适合养老的六直,就在此地定居。当地方言“甪”、“六”同音,六直便成了甪直。

  焉耆位于新疆境内。焉耆承袭了古代的西域地名,早在汉朝,焉耆古国和中原王朝就曾相互交流,是西域诸国之一。

  焉耆是古今中西陆上交通的一大重镇,中国历史上最狂热的宗玄奘同志,在去西天取经途中便路过这里,还留下了文字记录。据说《西游记》中遭到唐僧师徒干预高层的乌鸡国,就是以焉耆为原型的。

  位于甘肃省迭部县一带的扎尕那,是当地著名的自然风景区。上“乃”下“小”的尕读gǎ,在藏语中,“扎尕那”意为石箱子。

  顾名思义,扎尕那是群山环抱的栖息地。而“迭部”则指大拇指。传说神仙在这里大手一挥,就摁出了个世外桃源。

  传说,吴王阖闾非常喜欢宝剑,就命令本国最厉害的造剑师干将铸剑。干将采五山之铁精、之金英,再融入特别的配方——夫人莫邪的秀发,炼就了日月神剑,雄剑称干将,雌剑则为莫邪。所以,镆铘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大宝剑,而镆铘岛,就像一把利剑踏上,径直插入前方的星辰大海。

  据说有一位最敬业的“快递员”,苦肉计中向曹操送去诈降书的阚泽(字德润)在兵荒马乱之际列出一份名单,名单上都是战争孤儿,并且开垦荒地,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保护了一大批祖国未来的花朵。

  歙确实比较难念,它是由几个小字大团建而成的多音字,有时念xī,有时念shè。在指代地名安徽歙县时,念shè。

  据史料记载,歙县以南有一条叫做歙浦的河流,县城依水而居,因此得名。另一种说法则认为,歙从翕,表示聚合之意,诸多河流于此处汇聚新安江,是个招山引水的风水宝地。歙县风景秀丽,有“徒步新安江,看十里画廊”的美誉。

  这三个字,但看大家都认识,但是用作地名念一遍,不少人都会念错,正确的念法是:xǔ shù guān。浒字为何念许?还得从浒墅关命运多舛的改名史讲起。

  据说秦始皇为了获得举世闻名的吴国大宝剑,动土挖开了吴王阖闾之墓。取剑过程中,跑来一只白虎在施工现场阻挠拆迁。皇帝一怒之下率领拆迁队飚车狂追老虎,转眼就飚了二十五里地,追至一处地裂为池的位置才不见老虎踪影,故称此地为虎疁(liú)。

  到了唐朝,因为高祖李渊的爷爷叫做李虎,虎字就成了敏感词,各地名称需要有所避讳。好不容易熬过了唐朝,紧接着的吴越开国领袖叫钱镠,疁和镠同音(现代读音为liú),疁字又成了敏感词,胆敢写出来的一律删帖。

  虎疁生不逢时,两次改名,就变成了面目全非的浒墅......那为什么念“xǔ”呢?那就是热爱江南自由行的乾隆爷经过当地,对浒墅关的热火朝天的风景区建设双手点赞,不禁脱口而出“好一个许墅关”。龙言既出,万马难追,底下人也就跟着许来许去了。

  其实亳州这个地名并不陌生,字也不是非常生僻,但有很多人会看成毫州,虽然只差了一笔,但也粗心马虎不得啊!

  亳州位于安徽省,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。亳州地区在春秋时便由陈国设焦邑,楚国灭陈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都以谯为名;上古时期,从帝喾到商汤,均建都于亳,有三亳之说;到了北周年间,为了纪念三亳之一的古都南亳,就改名为亳州,相当于现代的“南京”。

  除了以上10个最难读的地名之外,其他也有很多容易读错。下面按照省份整理归纳了一下,方便大家收藏查阅!

  瑷珲:读作ài huī,历史书上的“瑷珲条约”在此签订,1956年改名为“爱辉”,2015恢复为瑷珲。

  岜沙:岜读biā,普通话里没有这个读音,但就像biangbiang面一样,入乡随俗(字典读bā)


上一篇:【川网会客厅】省政协委员吕琳:深入推进分级诊疗 各地可探索本地模式

下一篇:全国各省市科学传播发展指数报告出炉北京市居排名榜首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雅安新闻网的观点,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Powerd by 雅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